疾病对神儿女的意义

原创 A生活墙  2020-07-25  阅读 888views 次

◎顾美芬(中华信义神学院兼任老师)

基督徒常认为我们应该拥有正常的生活:享有健康、工作、美满的家庭,并且家庭中每个成员都是健康的。在基督徒的生命中,生病不是和「神会看顾」、「神有能力」、「神赐平安」等信念互相矛盾吗?因此,一旦信徒家庭成员,或我们自己生了重病,常有很不能接受的情绪与激烈的反应,并产生「为什幺」(why) 及「怎幺办」(how)的问题。

为什幺生病?这与罪有关係吗?如何寻求医治?这与信心有关係吗?而重大疾病常会使神儿女的信仰受考验,也在教会中产生或好或不好的影响。

疾病来源与罪的关係
人们生病常很快联想到与人是否犯罪有关係,但从圣经观察,疾病来源不只是人的罪,还有其他的原因,包括:1.神;2.撒但;3.祖先的罪;4.自己的罪。

1.从神来的疾病:神因撒来的缘故,使亚比米勒家中的妇女不能生育(创世记廿章18节);神所创造天生口哑、耳鼻、眼瞎者(出埃及记四章11节);神处罚埃及人,要摩西扬起炉灰,就成了起泡的疮(出埃及记九章8-9节):米利暗因毁谤摩西,神使她长大痲疯(民数记十二章)。

耶和华不使哈拿生育(撒母耳记上一章5节);神因约柜以痔疮处罚非利士人(撒母耳记上五章9节);耶和华因大卫数点军队,以瘟疫处罚百姓(撒母耳记下廿四章12-16节);神以瘟疫杀灭亚述王基拿希立的军兵(列王纪下十九章34-36节)等。

可见,属神的百姓与不属神的百姓都可能得到从神来的疾病。从神来的疾病有与病人犯罪有关的,也有与病人犯罪无关的,如生来瞎眼、耳声、口哑者,哈拿与亚比米勒家的妇女等。

2.从撒但来的疾病:「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,击打约伯,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。」(约伯记二章7节);撒但的差役攻击保罗,使保罗有根刺加在肉体上(哥林多后书十二章7节)。这些从撒但来的疾病,是得到神的允许,在神的管理之下的(约伯记一章12节)。这两处也都与病人犯罪无关。

3.祖先的罪使后代得病:大卫与拔示巴犯姦淫后「耶和华击打乌利亚妻给大卫所生的孩子,使他得重病。 」(撒母耳记下十二章15节);以利亚所住妇人家中儿子生病,妇人说:「神人哪,…,你竟到我这裏来,使神想念我的罪,以致我的儿子死呢?」(列王纪上十七章18节)。

4.个人的罪会使自己与团体得病:不省察自己的罪而领圣餐,会使「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,死的也不少。 」(哥林多前书十一章27-34节);耶稣医好病了卅八年的人后告诉他:「你已经痊癒了,不要再犯罪,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。」(约翰福音五章14节)。

人不照顾自己,是得罪了自己的身体,也会患病,提摩太「胃口不清,屡次患病」(提摩太前书五章23节)。摩西五经制定法规维护以色列民个人与整体的饮食、卫生、性生活等,若遵守诫命,可使他们免于加在埃及人身上的疾病(出埃及记十五章26节)。

从以上归纳,可见罪与疾病没有必然的关係。神会因为我们的罪而以疾病来责罚我们,要我们悔改。但疾病也可能是照神善良旨意,为祂的荣耀(如生来瞎眼者)。疾病也可能来自撒但,正如约伯的情形,他完全正直、敬畏上帝、远离恶事,但神允许恶者攻击义人。

约伯身上所发生的事,也可能发生在你我身上,神可能呼召人因疾病受苦而更认识祂。拉撒路因身上的疮而受苦,但神最后使他在亚伯拉罕的怀中安息(路加福音十六章19-31节)。有人或许以为保罗是圣人,但保罗要人注意他长期的挣扎,作为他软弱的证明(哥林多后书十二章7节)。故此,人生病的这个事实,不能说明人生病的理由。有时候生病的理由,并没有启示给当事人或他的朋友,如约伯。

信心与得医治的关係
若把得医治与信心做个分析,会发现有四种情形:1.人有信心,得医治;2.人无信心,得医治;3.人有信心,不得医治;4.人无信心,不得医治。

1与2的情形就是教会中常见的两种极端看法。认为得医治与信心有关的圣经根据有:血漏妇人心里想,我若摸耶稣的衣裳就必痊癒(马可福音五章25-34节);瞎子巴底买被耶稣称讚说:「你的信救了你了。」 (路加福音十八章42节)。

而认为得神医治与人的信心没有关係的圣经根据是:耶稣主动医好的十八年弯腰女人(路加福音十三章12节);右手枯乾的人(路加福音六章10节);毕士大卅八年的病患(约翰福音五章1-18节)等。

第4种是很合逻辑的结果,就像许多没有求神医治的人,神也未医治他们。第3种是人有信心,但神没有医治,就像保罗,这是不能令人理解的;但也使我们知道,神医治不医治,不一定在乎人的信心,是在乎神的主权,当耶稣说「我肯」,病就必能痊癒(路加福音五章12-16节)。事实是,耶稣并没有医治一切想得医治的人,不论他们有没有信心。福音书上所记:「但耶稣的名声越发传扬出去。有极多的人聚集来听道,也指望医治他们的病。…」(路加福音五章15-16节)。

当耶稣医治病人时,常常从身体与灵性两方面去医治人,所谓「健康」是完整和健全,不只是身体没有疾病,而是两方面都健全。耶稣往往先从属灵问题入手(约翰福音四章5-30节)。

圣经说:「喜乐的心乃是良药;忧伤的灵使骨枯乾。」(箴言十七章22节),心灵与身体健康是有关联的。当诗人说:「我的心哪,你要称颂耶和华!…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,医治你的一切疾病。」(诗篇一○三篇2-3节),诗人向耶和华感恩,感谢神赦免他的一切罪,医治他的一切病,但这不是神对所有人的应许,我们不能向病人说这是神的旨意。

其实,从人类堕落后,健康不过是个相对说法,甚至最健康的身体器官也会有软弱,或有疾病,走向死亡。神并不欠我们七十年安逸的人生,多数人有不同程度的疾病,很少人是完全健全的。但若知道自己即将死亡,却使人不能接受。

第四世纪时,土耳其一带的主教大巴西流解释说,乐园里没有疾病,但罪的结果使人身体经由死亡与疾病衰败分解。神给人医药,使病患可以减轻某种程度的痛苦。医生不是我们的救主,不论医治的方式如何,医治来自神,只有当神选择医治的时候才会得着。

接受神主权 学习面对痛苦
既然疾病与罪没有必然的关係,我们不能要求每一位病患认罪,例如因为输血而得爱滋病者,不能与性犯罪画上等号。但罪是很普遍不易分辨,影响全人类的,照着圣经的教训,我们还是应该天天认罪悔改,因为「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,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;….他若犯了罪,也必蒙赦免。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,互相代求,使你们可以得医治。…」(雅各书五章14-16节)。

既然疾病可能与罪无关,来自神,我们就要接受神的主权,继续看医生,继续求神怜悯医治,也学习面对痛苦。希望存留性命当然是很自然、很好的事,医生也是在神的眷顾下施行医疗,如果神缺席的话,全世界的医生都不可能施行医治,而神与我们同在时,也不可能有任何伤害会压倒我们。神在祂看为美好的时候会带我们到祂那里,所以在这之前,我们不必处心积虑地去避免死亡。

一些基督徒教师并不把苦难从神对人的旨意中剔除,认为疾病有时来自上帝的手,作为救恩的工具;但这并不是说神必须使每个基督徒受疾病之苦。十七世纪英国牧师耶利米‧泰勒说:「上帝完全有能力不藉疾病使人成圣…。

但神要使人整全的意念也包含藉着疾病,而疾病总是可以被上帝转变为荣神益人的工具。疾病使我们有机会在德行上成长,像信心、盼望和爱心。」的确,疾病就像逼迫或试探,可看出一个人真正的信心如何。泰勒说:「健康的时候我们好像準备一生信靠祂,但让我们到坟墓边缘坐坐看,那时候你还能信吗?」

祷告求医治也求忍耐和理解
既然神的医治与信心无必然关係,当未痊癒时,我们就不可责怪病人没有信心,也不要过于强调信心,以致把信心变成一种以人为中心,像是人可以自己製造出来的魔术,拼命喊叫,要病人有信心,失去耶稣基督的焦点。

其实,当耶稣说:「你的信救了你」,应该解释做「你所信的、那位能医治且肯医治的救了你。」成功神学强调自身能力,要大家:「Name and claim it」,用信心宣告已经得着,但基督教信仰中很重要的,也包括耶稣不照自己意思,只顺服神的旨意而受苦,疾病的解决不能只用「有信心必得医治」的医治神学,或受得胜主义影响,读经不平衡,只注重神蹟、得胜,不注意保罗的刺,提摩太的宿疾,忽略十架神学。

神有时候藉祷告直接医治,如果祂认为这样对我们的灵性有益处,有时候祂的旨意是让我们求助于医药而得医治。如果上帝选择以这种方式医治我们,我们应以感恩的心领受,归荣耀给上帝,以及感谢祂创造了医药。但神并不医治所有的人,因此当我们病了,我们不仅祷告求医治,也求忍耐和理解,使我们能忍受苦难。

《认识苦难的奥秘》作者卡森(Don Carson)承认人的软弱,面临疾病与死亡,他认为最痛苦的是面对与家人或幼年孩子的分离。而成功神学将疾病视为完全来自撒但的作为,认为基督徒有责任以强者的姿态对抗恶魔,不说消极的话,以免消极的灵使人受亏损;这会导致信徒不能诚实面对自己的感受,也不能接受痛苦软弱,甚至忽略捨己、走十架道路的基督信仰(路加福音九章23节;十四章26节) 。

我们不必惊讶疾病或苦难临到我们,圣经作者并不惊讶,我们该惊讶的是神对人的忍耐恩慈,没有把罪人立刻灭绝。基督徒说自己是罪人,但面对疾病痛苦临到,却抱怨神不公平,「为什幺是我?为什幺神不医治我?」但当人遇见神,好像约伯记最后,神用很长篇幅说自己是谁、问约伯是谁时,人会减少抱怨,增加感恩。

活着时候竭力敬拜服事主
其实神容许人生病常带来好结果。当神选择不马上医治时,人并非没有指望,保罗「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,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。」(腓立比书一章21-23节),信主的人复活(帖撒罗尼迦前书四章13-18节),我们应彼此劝勉,不要像没有指望的人。基督徒也可用神所赐的平安、安慰,去安慰别的病患(哥林多后书一章3-4节),甚至换个角度想,长寿是褔气吗?希西家最后的十五年,因为他的愚昧,反而给国家带来灾难(列王纪下廿章)。

虽然以上讨论说到疾病不一定与病人犯罪有关,但亚当的罪所带来的结果是人人都有一死,而死亡的过程中,有些是藉着疾病。神要人面对死亡的时间早晚不同,方法也不一样,生病时不必太惊讶。我们本来就在死亡宣告之下,只是当神「执行」太快时,我们不能接受,若我们接受事实,会减少一点震惊与抗拒。

泰勒建议基督徒看待任何疾病,都要以为这病会以死来结束。太多时候,因为害怕死亡,不论多严重的病,人都与之对抗,认为他们当然会好起来。结果就是,这些人没有预备好就死了,留下没有处理的事务,缺乏照顾的亲人,自己的心灵未得关顾,良心的重担没有处理…。泰勒说:「立遗嘱、认罪、接受圣餐,做这些事不会让你死得更早,但一定会帮助你死得比较好。」

从以上归结:1.疾病与罪无必然关係,但我们能做的是认罪、和好、立遗嘱,接受痛苦;2.医治与信心无必然关係,不论藉医生、医药,还是神以神蹟亲自医治,一切的医治都来自神,我们要继续寻求医治,也要预备面对死亡;3.我们应该惊讶于神没有立即灭绝罪人,惊讶于神的恩典,忍耐与医治,在活着的时候敬拜服事主。

上帝创造我们的身体,人因堕落都必须面对死亡,我们的身体正走向衰败,其中有疾病的痛苦,上帝的救恩也包括身体得赎,因此人要注意上帝藉身体上的问题,对我们说什幺。对于那只能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,我们不要怕,而相反的,对那能救灵魂也能救身体的,若在我们身体上有一些作为,我们岂不也该留意。

(谨以此文纪念七月刚过世的路德神研所所长普爱民牧师)

相关文章:疾病得医治的秘诀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